「刘子固」刘子固最后和谁在一起了

2022-08-06 07:30:04 趣味生活 2阅读 回答者:百科高手
最佳答案今天我们来看一下刘子固,以下6个关于刘子固的观点希望能帮助到您找到想要的百科知识。本文目录青丘狐传说刘子固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青丘狐传说最后阿秀没有和刘子在一起,刘子固去哪了?青丘狐传说中刘子固是什么样

今天我们来看一下刘子固,以下6个关于刘子固的观点希望能帮助到您找到想要的百科知识。

本文目录

  • 青丘狐传说刘子固是个怎样的人
  • 为什么青丘狐传说最后阿秀没有和刘子在一起,刘子固去哪了?
  • 青丘狐传说中刘子固是什么样的人
  • 刘子固的原文
  • 电视剧青丘孤传说刘子固最后去哪了
  • 刘子固到底爱谁
  • 青丘狐传说刘子固是个怎样的人

     刘子固是《聊斋志异》中《阿绣》篇的人物。   喜欢姚阿绣,姚阿绣嫁人后,遇到狐女变化的阿绣,从而发生了一系列奇异的故事。   刘子固是《阿绣》中的人物。他是海州人,到盖州探望舅舅时,在杂货肆中看上了美貌少女阿绣,就不顾一切地追求她。他本无意购货,为了接近意中人,他不计较高价地去购买自己并不需要的从扇子到香帕脂粉一类的东西。回到舅家,他对阿绣替他用纸包好然后以舌舐粘好的货物连动都不敢动,生怕弄乱了自己心爱姑娘的“舌痕”。他的一片深情得到了阿绣的好感,不料隐秘被他的仆人发现,告诉其舅,其舅遂强迫子固返回海州,一对彼此倾心的情人被活活地拆散。

    为什么青丘狐传说最后阿秀没有和刘子在一起,刘子固去哪了?

    卓云把捉妖方木给了花月,然后说他(方木)会一直保护你;阿绣跟刘子固结婚了,但是阿绣有了花月的内丹容颜不老,刘子固是凡人中年发福。

    《青丘狐传说》中饰演凡间女子阿绣,为感恩灵狐花月救过自己把受伤的花月弄去家里疗伤,两人成为一对关系很好的姐妹。阿绣和书生刘子固彼此有情,然而阿绣父亲却极力反对女儿和穷书生刘子固走到一起,其中刘子固还误以为心爱的阿绣去世了,心灰意冷之下跳河自杀,被花月救下。

    为了鼓励刘子固活下去,花月变成阿绣的模样一直陪在刘子固身边,刘子固这才放弃自杀。

    《幻狐篇·阿绣》:狐女花月(陈瑶饰)冒充人间女子阿绣(乔欣饰),与刘子固(张若昀饰)纠葛,她从贪婪人间爱情滋味,到明白人间真爱,最后牺牲自己,成全了真正的阿绣与刘子固。

    拓展资料:

    《青丘狐》阿绣篇简介

    人间书生刘子固,喜欢聪明善良的人间女子阿绣。花月是游嘻人间的狐女,化作阿绣的模样和刘子固有了一段感情纠葛,刚开始花月本来是抱着玩乐的态度,却渐渐的爱上了善良的书生刘子固,然而刘子固喜欢的却是真正的阿绣,而且人妖殊途,两人注定有一段虐恋纠葛。刘子固和花月有过一段欢乐的时光,然而在知道对方并不是真的阿绣之后陷入了情感漩涡中,一个是本身深爱的阿绣;一个是深爱本身的花月,最主要的是此时的刘子固内心对花月也是有关键的,所有面对两个女人,刘子固陷入了两难。

    人妖殊途,花月虽然深爱刘子固,但是也知道对方的矛盾挣扎,知道善良的刘子固对待爱情很是忠贞,不能辜负最开始的阿绣,明白人间真爱的花月选择了退出,在最后还牺牲了本身成全了刘子固和真正的阿绣。刘子固应该是喜欢花月的,然而这份爱终究不能相守,花月死去之后一切又回到了远点,带着对花月的愧疚,刘子固和阿绣相亲相爱厮守到了一起。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青丘狐传说》

    青丘狐传说中刘子固是什么样的人

     刘子固是《聊斋志异》中《阿绣》篇的人物。   喜欢姚阿绣,姚阿绣嫁人后,遇到狐女变化的阿绣,从而发生了一系列奇异的故事。   刘子固是《阿绣》中的人物。他是海州人,到盖州探望舅舅时,在杂货肆中看上了美貌少女阿绣,就不顾一切地追求她。他本无意购货,为了接近意中人,他不计较高价地去购买自己并不需要的从扇子到香帕脂粉一类的东西。回到舅家,他对阿绣替他用纸包好然后以舌舐粘好的货物连动都不敢动,生怕弄乱了自己心爱姑娘的“舌痕”。他的一片深情得到了阿绣的好感,不料隐秘被他的仆人发现,告诉其舅,其舅遂强迫子固返回海州,一对彼此倾心的情人被活活地拆散。

    刘子固的原文

    海州刘子固,十五岁时,至盖省其舅。见杂货肆中一女子,姣丽无双,心爱好之。潜至其肆,托言买阿绣扇。女子便呼父。父出,刘意沮,故折阅之而退。遥睹其父他往,又诣之。女将觅父,刘止之曰:“无须,但言其价,我不靳直耳。”女如言,故昂之。刘不忍争,脱贯竟去。明日复往,又如之。行数武,女追呼曰:“返来!适伪言耳,价奢过当。” 因以半价返之。刘益感其诚,蹈隙辄往,由是日熟。女问:“郎居何所?” 以实对。转诘之,自言:“姚氏。”临行,所市物,女以纸代裹完好,已而以舌舐黏之。刘怀归不敢复动,恐乱其舌痕也。积半月,为仆所窥,阴与舅力要之归。意倦倦不自得[9]。以所市香帕脂粉等类,密置一箧,无人时,辄阖户自捡一过,触类凝思。

    次年,复至盖,装甫解,即趋女所;至则肆宇阖焉,失望而返。犹意偶出未返,早又诣之,阖如故。问诸邻,始知姚原广宁人,以贸易无重息,故暂归去;又不审何时可复来。神志乖丧。居数日,怏怏而归。母为议婚,屡梗之,母怪且怒。仆私以曩事告母,母益防闲之,盖之途由是绝。刘忽忽遂减眠食。母忧思无计,念不如从其志。于是刻日办装,使如盖,转寄语舅,媒合之。舅即承命诣姚。逾时而返,谓刘曰:“事不谐矣! 阿绣已字广宁人。”刘低头丧气,心灰绝望。既归,捧箧啜泣,而徘徊顾念, 冀天下有似之者。

    适媒来,艳称复州黄氏女。刘恐不确,命驾至复。入西门,见北向一家,两扉半开,内一女郎,怪似阿绣;再属目之,且行且盼而入,真是无讹。刘大动,因僦其东邻居,细诘知为李氏。反复疑念!天下宁有此酷肖者耶?居数日,莫可夤缘,惟目眈眈候其门,以冀女或复出。

    一日, 日方西,女果出。忽见刘,即返身走,以手指其后;又复掌及额,乃入。刘喜极,但不能解。凝思移时,信步诣舍后,见荒园寥廓,西有短垣,略可及肩。豁然顿悟,遂蹲伏露草中。久之,有人自墙上露其首,小语曰:“来乎?”刘诺而起。细视,真阿绣也。因大恫,涕堕如绠。女隔堵探身,以巾拭其泪,深慰之。刘曰:“百计不遂,自谓今生已矣,何期复有今夕?顾卿何以至此?”曰:“李氏,妾表叔也。”刘请逾垣。女曰:“君先归,遣从人他宿,妾当自至。”刘如言,坐伺之。少间,女悄然入,妆饰不甚炫丽,袍袴犹昔。刘挽坐,备道艰苦,因问:“卿已字,何未醮也?”女曰:“言妾受聘者,妄也。家君以道里赊远[22],不愿附公子婚,此或托舅 氏诡词,以绝君望耳。”既就枕席,宛转万态,款接之欢,不可言喻。四更遽起,过墙而去。刘自是不复措意黄氏矣。旅居忘返,经月不归。

    一夜,仆起饲马,见室中灯犹明;窥之,见阿绣,大骇,顾不敢言主人。 旦起,访市肆,始返而诘刘曰:“夜与还往者,何人也?”刘初讳之。仆曰:“此第岑寂,狐鬼之薮,公子宜自爱。彼姚家女郎,何为而至此?”刘始腆然曰:“西邻是其表叔,有何疑沮?”仆言:“我已访之审:东邻止一孤媪, 西家一子尚幼,别无密戚。所遇当是鬼魅;不然,焉有数年之衣,尚未易者? 且其面色过白,两颊少瘦,笑处无微涡,不如阿绣美。”刘反复思,乃大惧曰:“然且奈何?”仆谋伺其来,操兵入共击之。至暮,女至,谓刘曰:“知君见疑,然妾亦无他,不过了夙分耳。”言未已,仆排闼入。女呵之曰:“可弃兵!速具酒来,当与若主别。”仆便自投,若或夺焉。刘益恐,强设酒馔。女谈笑如常,举手向刘曰:“悉君心事,方将图效绵薄, 何竟伏戎?妾虽非阿绣,颇自谓不亚,君视之犹昔否耶?”刘毛发俱竖, 噤不语。

    女听漏三下,把琖一呷,起立曰:“我且去,待花烛后,再与新妇较优劣也。”转身遂杳。刘信狐言,竟如盖。怨舅之诳己也,不舍其家; 寓近姚氏,托媒自通,啖以重赂。姚妻乃言:“小郎为觅婿广宁, 若翁以是故去,就否未可知。须旋日,方可计校。”刘闻之,彷徨无以自主,惟坚守以伺其归。逾十余日,忽闻兵警,犹疑讹传;久之,信益急,乃趣装行。中途遇乱,主仆相失,为侦者所掠。以刘文弱,疏其防,盗马亡去。至海州界,见一女子,蓬头垢耳。出履蹉跌,不可堪。刘驰过之, 女遽呼曰:“马上人非刘郎乎?”刘停鞭审顾,则阿绣也。心仍讶其为狐, 曰:“汝真阿绣耶?”女问:“何为出此言?”刘述所遇。女曰:“妾真阿绣也。父携妾自广宁归,遇兵被俘,授马屡堕。忽一女子,握腕趣遁, 荒窜军中,亦无洁者,女子健步若飞隼,苦不能从,百步而屡屡褪焉。久之, 闻号嘶渐远,乃释手曰:‘别矣!前皆坦途,可缓行,爱汝者将至,宜与同 归。’”刘知其狐,感之。因述其留盖之故。女言其叔为择婿于方氏,未委禽而乱始作。刘始知舅言非妄。携女马上,迭骑归。入门则老母无恙,大喜。 系马人,俱道所以。母亦喜,为女盥濯,竟妆,容光焕发。母抚掌曰:“无 怪痴儿魂梦不置也!”遂设捆褥,使从己宿。又遣人赴盖,寓书于姚[。 不数日,姚夫妇俱至,卜吉成礼乃去。

    刘出藏箧,封识俨然。有粉一函,启之,化为赤土。刘异之。女掩口曰:“数年之盗,今始发觉矣。尔日见郎任妾包裹,更不及审真伪,故以此相戏耳。”方嬉笑间,一人搴帘入曰:“快意如此,当谢蹇修否?” 刘视之,又一阿绣也。急呼母。母及家人悉集,无有能辨识者。刘回眸亦迷;注目移时,始揖而谢之。女子索镜自照,赧然趋出,寻之己杳。夫妇感其义,为位于室而祀之。

    一夕,刘醉归,室暗无人,方自挑灯,而阿绣至。刘挽问:“何之?”笑曰:“醉臭熏人,使人不耐!如此盘诘,谁作桑中逃耶?”刘笑捧其颊。女曰:“郎视妾与狐姊孰胜?”刘曰:“卿过之。然皮相者不辨也。”已而合扉相狎。俄有叩门者,女起笑曰:“君亦皮相者也。”刘不解,趋启门,则阿绣入,大愕。始悟适与语者,狐也。 暗中又闻笑声。夫妻望空而祷,祈求现像。狐曰:“我不愿见阿绣。”问:“何不另化一貌?”曰:“我不能。”问:“何故不能?”曰:“阿绣,吾妹也,前世不幸夭殂。生时,与余从母至天宫,见西王母,心窃爱慕,归则刻意效之。妹较我慧,一月神似;我学三月而后成,然终不及妹。今已隔世, 自谓过之,不意犹昔耳。我感汝两人诚意,故时复一至,今去矣。”遂不复言。自此三五日辄一来,一切疑难悉决之。值阿绣归宁,来常数日不去, 家人皆惧避之。每有亡失,则华妆端坐,插玳瑁簪长数寸,朝家人而庄语之:“所窃物,夜当送至某所;不然,头痛大作,悔无及!”天明, 果于某所获之。三年后,绝不复来。偶失金帛,阿绣效其妆,吓家人,亦屡效焉 。

    电视剧青丘孤传说刘子固最后去哪了

    电视剧《青丘狐传说》中并没有明确地表现出刘子固最后的去处,但是不少观众猜测刘子固成了鸟一直守护在花月所在的森林里。

    刘子固是电视剧《聊斋志异》中登场的虚拟人物,喜欢姚阿绣,姚阿绣嫁人后,遇到狐女变化的阿绣,从而发生了一系列奇异的故事。

    《青丘狐传说》评价:

    作为对《聊斋志异》中狐仙类故事的精度集锦,《青丘狐传说》在忠实于原著的基础上,合理地融合了具有现代气息的剧情细节与价值观。

    该剧在尽力营造出神秘玄美的架空世界的同时,以跌宕起伏的情节走向牵动观众的眼球心跳,“狐仙即是凡人,甚至比人更像人”,其在引发情感共鸣的同时,传递的是人间真爱的至情至性。

    刘子固到底爱谁

    其实他最爱的应该是自己吧!诚然,刘子固不是一个好男人,他不实际,整天向往自由,这样的人适合谈恋爱不适合做丈夫。他滥情,他确实喜欢花月,但他也不是不爱阿绣。他想鱼和熊掌都兼得 ,但是他最后什么也没得到,他的结局应该是去人间四处游历了吧!阿绣最后并没有和他在一起,可能觉得他不是一个可以长相厮守的人吧!

    今天的百科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刘子固」刘子固最后和谁在一起了》之后,是否是您想找的答案呢?想要了解更多百科知识,敬请关注宝百科,您的关注是给小编最大的鼓励。

    声明:宝百科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072867@qq.com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